首页 > 手机快讯 > 正文
除了煮谷子粥和蒸小米外,你知道吃小米的第三种方式吗?
2020-06-09 04:30:12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

以小米为主食,通常有两种吃方式:熟谷子粥;蒸谷米。

还有我的家乡顺义箭河东边的乡村,还有另外一种吃的方式:小米水米。

作者:李守忠

如果去年收成好的话,小米被打得更多,小米也多了。在第二年的夏末和初秋,当农活生机勃勃的时候,他就可以多吃几粒米了。在王曲村的沙地,谷子是主要的农作物之一。虽然产量不高,但由于耐旱和管理方便,许多农民不得不每年种植两三英亩土地。秋收时用镰刀砍下挂着的谷穗,把篮子送到院子里,把谷粒和谷粒,收进储藏室。然后,在一两个月内,他挖出了八升的小米,最后一次他把它碾碎的时候,他跑过几升的金谷子,他可以在一个锅里做饭。

小米饭是预先把谷子浸在沸水锅里,汤要宽一点,煮到八十九岁,用稻草篱笆捞出来,放在锅桌上的冷水锅里,然后在碗里吃。饭的热粒,放入冷水里,李生,有咬力的,放进嘴里,不热也不冷,夏天吃,很光滑。这种吃方法,老家也叫钓鱼米水米。

炎热的夏天,刚进屋辛苦工作,闻到了煮小米的味道,你知道一定是吃谷子水米饭。走近桌子,我看见碗里切了些老的咸菜,闻到了一点芝麻油的味道,然后饿了起来。我真的很想一连吃几碗小米、米饭和米饭。然而,当全家人围坐在桌子旁的时候,她们还得由坐在饭盆边上的母亲端上来,一碗一碗。当然,前三个碗是交给爷爷,奶奶和爸爸,其次是我的妹妹和我们的兄弟,最后是我的母亲自己。

有时爷爷从菜园里摘了几个嫩的,而不是辣的小青椒,洗过,切成丝,拌成盐菜,吃了,也吃了晚饭。母亲总是为每个人提供一个又一个的碗,她排在队伍的末尾。在这个时候,总是威严的祖母说:你们不要狼吞虎咽,你们得留一些给你们的母亲。几个兄弟还知道,家庭人口多,食物紧,知道吃前吃前的母亲后,立即放慢了吃饭的速度。老年人吃两碗,有时妈妈会加一汤匙,年轻人吃两碗也会拿筷子。我的妹妹很虚弱,吃得很慢,她的祖父母总是照顾她,最后和她妈妈一起吃饭。我们的几个兄弟,有时觉得不够,把大部分碗的米汤放进锅里喝了,等等。用小米水米饭吃,有时葱蘸上黄酱,偶尔可以吃洋葱、腌黄瓜等。最令人难忘的是另一种吃的方式:饭前将两个洋葱切丝洗成碗,撒一点芝麻油,蘸上两个黄色筷子酱,混合几次,放上两勺几乎清澈的小米汤,然后搅拌,黄谷子,青葱叶,嫩洋葱白,再加上清淡的酱汁,用今天的话来说,可以说颜色已经完成了。只是这种费米的饮食方式更像是一个做重活的祖父和父亲。我们有很多小单词,只有奶奶答应这样吃。在我的家乡,有时我可以吃两米米的米米,这和谷子水米差不多--米饭快熟的时候一起煮,放进一个冷水盆里,一个黄一个白,比平底锅里的米好看多了,先打开两次,然后放低谷子米,快煮好的时候一起拿起来,放在一个冷水盆里,黄白的,这样好看就好了。这种两米,主要招待外来者或上门帮忙工作的客人,我们的一些兄弟有时也能尝到。

秋天很重,中午晚上,吃更多的是用玉米粒碎成两、三片大茬米。这种水米嘴很厚,但是对于长期努力工作的人来说,饿到足以坚持背上的时候,吃两三碗,这是最后的事!

资料来源:北京晚报

进程编辑:tf020

上一篇:谷歌新款安卓电视棒的曝光:带有遥控器的新粉色电视机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