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并不是说灵魂上了天就没事了-新闻动态-苏州都市网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但并不是说灵魂上了天就没事了
2018-07-17 13:19:10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

当代“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蒋庆。

  当代“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蒋庆。

  编者按

  蒋庆,当代“大陆新儒家”代表人物,民间书院阳明精舍山长。著有《公羊学引论》、《政治儒学》、《儒学的时代价值》、《再论政治儒学》、《广论政治儒学》等。主编有《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诵本》。

  范必萱,曾任科研单位技术员、杂志社编辑、行政机关公务员。退休前就职于安徽省审计厅。现担任蒋庆先生学术助理。

  该访谈由蒋庆授权澎湃新闻编辑并独家发布。

  女性在传统社会中的生存状况有些是社会习俗的产物,和儒家义理无关

  范必萱  儒家在当代面临的社会状况和古代很不同。在古代的社会生活中,女性是缺位的,生活的风采多半由男性来书写,而社会习俗又较多地表现出对妇女的歧视与束缚,如“男尊女卑”、“夫为妻纲”、“唯女子与小人难养”、“女子无才便是德”等观点的流布,以及纳妾制等等,直接影响了女性对儒家文化的亲和。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人类文明的进步,妇女已经大规模走上社会舞台。但在进入社会角色的过程中,当代女性遇到了新的尴尬和困惑。面对这些问题,在佛、道两家那里很难找到女性的价值依凭,儒家注重社会人伦,提出了男女有别、各正其位的主张,对女性的保护具有积极意义。不过,由于“五四”以后对儒家负面价值的渲染,严重伤害了当代女性对儒家的感情。如何使当代女性尤其是知识女性从生命信仰的意义上认同并亲近儒家,使她们可能在儒家文化复兴的过程中建立依托感和归属感?

  蒋庆  你把这个问题讲得很全面。儒家在近现代以来,的确面临着一个需要正面解决和回应的问题:即在儒家义理中,女性的价值是什么?女性应该得到怎样的安顿?我想在传统社会中是不会有这个问题的,因为传统社会是一个自然的社会。在前现代的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印度文明中也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它们都从自然和社会两个角度给了女性适当的安顿,并且体现了女性的价值。具体到儒家,也没有太大问题。

  但是,我们不要把儒家有关女性的义理和女性在传统社会中的生存状况完全等同起来。因为女性在传统社会中的生存状况有些是社会习俗的产物,是和儒家义理无关的。

  比如纳妾,在儒家义理中,我们找不到经典的依据。在古代习俗中,诸侯是不再娶的,只能结一次婚,甚至正妻死后也不能再娶,因为再娶会造成政治权力在继承上发生混乱。不能再娶,那么正妻死了怎么办?诸侯又不能因为不再娶而独身。于是古代社会的习俗就允许诸侯一妻多偶,这就是古代诸侯娶妻时姊妹陪嫁为配偶的“媵制”。但是,这一“媵制”也只限于拥有国家权力的人,在社会中并不是普遍存在的。我们看古代的儒家人物,孔子、孟子、司马光、朱子、王阳明、刘蕺山都没有纳妾的情况。刘蕺山在当时成立“证人会”会规中还明确规定不准无故纳妾,也就是说,只有在妻子确实不能生育的情况下,为了继承香火,才允许纳妾。但儒家并没有把纳妾普遍化,并不认为人人都可以无条件纳妾,更没有鼓励纳妾。

  其实一夫多妻的现象是所有古老民族的习俗,与儒家的根本义理没有直接关系。“五四”时期知识分子把纳妾归咎到儒家头上,这是不公正的。

  当然,在古代的现实生活中,那些有钱、有地位的人常常会纳妾。还有民国那些军阀,没有了礼法制度的约束,无所顾忌,一纳就纳十几个,这些军阀很难说是儒家人物,他们是基于社会习俗的影响而纳妾,当然也不涉及儒家的根本义理问题,不能以这个理由来批评儒家。至于某些儒家人物纳妾,如康有为,那只是少数现象,不足以否定儒家不纳妾的主流。所以,儒家还是主张一夫一妻制的,对于社会上纳妾的习俗,儒家只是最低限度的默认,从来不会正面的鼓吹。

  当然,历史上也有不少人是出于私欲而不是出于传宗而纳妾的,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批判的主要是这种情况,儒家对此也是谴责的。朱子就说过“一夫一妻,天理也;三宫六妾,人欲也”。不过,由于古代政治上有一妻多偶的习俗,帝王们为了自己的私欲往往把这一习俗推到极端,经常到各地选妃,后宫佳丽三千,但这明显是与儒家婚姻观冲突的。

  虽然儒家有条件地默认纳妾制度,尽管古代现实生活中为私欲纳妾的情况确实存在,但也不像“五四”时期知识分子们批判的那样,这就是吃人的制度,是对女性极度的压迫与摧残。

上一篇:山东万利海洋:探寻海洋奥秘,成就健康生活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