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金融是我们该补的通识课
2018-07-08 12:19:32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

对于很多人来说,金融似乎太高大上,是一个搞不懂的谜;对于其他人来说,金融只是一门钱的生意,所以是一个很现实、低俗的事。就像孔子在《论语》中说,“君子义以为上”、“君子义以为质”,也就是君子立身行事应以道义为本,道义价值重于物质利益,不要动不动就谈钱!

现代金融在鸦片战争之后进入中国,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到今天已经是整个社会所不可或缺的一环。只是细看之下,很难说人们对金融的认知完全到位。最为典型的是A股市场。虽然我们的股市于1872年就开始,至今已建设了近一个半世纪,但似乎也没几个人对其满意,尤其是股民,更没太多好话可说。到近几年,更是出现“互联网金融”、“虚拟货币”、“区块链金融”等一波一波的新名词、新热点,从监管层到业界、到普通大众,都被搞得眼花缭乱、晕头转向,结果只能是投机四起,让许多无辜大众受骗受损。为什么这个社会办不好股市、顶不住金融炒作呢?在根子上,还是因为金融通识教育太少。

以前,高中侧重数理化、大学偏重理工,注定中国经济只能靠投资驱动,经济结构必然以工业制造为重心,同时,品牌建设被看淡,服务创新被忽视,金融发展就更是乏力。在1970年代之前,美国的教育内容与经济结构也是如此。但是,随着美国经济从工业制造转向创新驱动、服务业占经济比重迈向80%,尤其是金融和医疗服务两者加在一起几乎占经济的半边江山,美国中学和大学教育也跟着转向通识:中学大学注重通才,而研究生阶段才着力培育专才。香港也是根据经济结构需要而设置教育结构,金融业是经济的中心,金融通识教育也因此从高中做起,最好是人人懂些金融。教育内涵的调整是经济结构转型的基础,创新型中国经济需要更普及的金融通识。

那么,金融到底是什么?是为啥、为谁、为何?金融难道真的只是“用钱赚钱”的事情,没有道义价值吗?金融的社会意义在哪里?又该怎么学好、用好金融呢?——这些都是《陈志武金融通识课:金融其实很简单》这本书要回答的问题。当然,这本书回答的问题,还不止于这些。

金融通识

从1986年我去耶鲁大学读金融开始,到现在,已经教金融、研究金融并从事一些金融实业三十二年。这些年里,我一直苦闷的一件事是:找不到一本适合大家学习金融、了解金融全貌的书。因为大学金融书,尤其是MBA教材,都太侧重技术性,不谈及金融的社会价值,不注重金融的“道”。更不教你如何从金融视角去理解历史、分析文化的起源,而一般经济学教材又对金融谈得太少。所以,我一直想写一本这样的书,开一门适合国人学习金融的课,这门课会避免抽象的理论和数学模型,以通俗语言讲解金融的逻辑。而在2017年,正好喜马拉雅FM找我开一门这样的音频课,于是,就有了这门为期一年的金融课程。目前这本书《陈志武金融通识课:金融其实很简单》,就是基于该课程的前半部分,并补充了延伸阅读和参考文献。

这本书综合概括了过去三十余年我对金融的学习与认知。你会学习到:金融的核心任务是要解决人与人之间的跨期价值交换问题。比如,张三今天把10万元借给李四用,同时李四承诺一年后还本并付利息10%,这样,张三牺牲今天的钱以换得未来的收益,而李四要牺牲未来的收益,但今天先用上这10万;还有你可能知道的股票投资、基金、债券、保险等等,这些都是交易两方跨越不同时间点做价值交换。尽管金融要解决的问题看似这么简单,但具体做起来却一点也不简单,应用场景也五花八门,原因在于:这些跨期交换涉及到人与人之间的跨期承诺(intertemporal commitment),而跨期承诺是人类社会最难解决的挑战!万一李四跑掉了怎么办?或者人不跑,但一年后李四有钱却不愿意还,或者干脆就没钱了,那怎么办呢?

一旦你用这个角度看待金融,你就能理解,在金融市场出现之前,人类做了很多文化和社会组织创新,目的都是为了解决跨期承诺的挑战,提升人与人之间跨期交换的安全度。比如,“养子防老”就是一种金融安排,让儿子作为父母防患未然与养老保障的载体,儿子小时父母在其身上投资、供他读书,等儿子长大了必须回报父母,所以,父母跟儿子之间在作跨期交换。虽然我们不用金融的术语来表述这种传统的人格化安排,但其功用实效跟金融产品一样。可是,这种养子防老安排是否靠得住呢?这就需要孝道等“三纲五常”道德伦理,去约束每个儿子的行为,保证他不会“跑路”逃债,这就是为什么儒家对“不孝”历来就是“零容忍”。

上一篇:全国第十六期网络文化执法以案施训培训班在嘉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