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就看到這裡按時間區分列出不同價位
2018-07-14 11:19:10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

原標題:上海部分地區“私人影院”亂象調查

何謂“私人影院”?很多人可能並不知曉,但是悄然間這已經成為年輕人的一種觀影時尚,成為互聯網經濟下的一種全新業態。它或落座於高大上的商業中心,或藏身於一些居民小區裡。

近段時間來,“私人影院”泥沙俱下、野蠻生長的亂象開始進入公眾視野,上海市黃浦區率先出台《關於加強點播影院、點播院線管理實施辦法》,並啟動這一新興業態的依法治理,被稱為“私人影院”整治的“黃浦模式”。

那麼,“私人影院”之亂亂在何處,會給社會治理帶來哪些隱患和危害,“黃浦模式”又是如何對“私人影院”實現由亂而治的?近日,《法制日報》記者在上海未開展治理的區域選擇了12家“私人影院”進行暗訪,並就“黃浦模式”的內涵外延展開調查。

播放影片無視版權

最近一個周末的晚上,記者在市區某商業廣場附近點開美團App,輸入“私人影院”四字,很快就“跳”出一長串的名單,3公裡范圍內竟有將近30家“私人影院”正在營業。

記者隨機點開一家“歡樂時光私人影咖”,就看到這裡按時間區分列出不同價位,從看一部電影20元到3小時觀影200元,再到通宵包夜300元不等。系統顯示,僅3小時觀影套餐3個月內就有近1000人購買。

記者又查看了十余家“私人影院”的信息,不管是價格還是購買人數,都相差無幾。

按照App上的地址,記者來到附近某小區的一幢居民樓內。在昏暗樓道的拐角處,一塊LED顯示屏上閃爍著“歡樂時光私人影咖”八個大字。

“美團還是大眾點評?”見記者進門,服務小哥就問。

“美團,休息日3小時套餐。”記者出示了套餐驗証碼。

“進去吧,左手第一間,想看什麼自己點,弄壞東西照價賠償。”服務小哥說。

記者看了一眼挂在牆上的營業執照,經營范圍竟是預包裝食品銷售、飲料及冷飲服務等,裡面並沒有影片播映的經營許可。

趁著服務小哥送茶進來,記者問:“這些電影好像‘槍版’很多,沒有版權吧?”

“這我不清楚,都是老板的門路,你安心看好了。”

打開點播系統,一長串電影名單出現在大屏幕上。搜索后發現,這裡的電影不僅內容全面,而且更新快,一些正在院線上映的電影都可直接點播。

點開一部正在熱映的美國科幻大片,不出所料是通過攝影機盜錄的“槍版”。“‘槍版’質量太差,不是有規定不允許放映嗎?”記者叫來服務小哥。

“要是不太清楚,你就先看其他的吧,反正片子多。”服務小哥回答。

記者查詢影庫后發現,一些國內外充滿暴力、色情的電影在這裡都被明目張膽地挂出來,某些香港三級片也出現在裡面。

記者又隨機挑選了幾家“私人影院”暗訪,結果大同小異,版權限制在這些地方如同空氣,視而不見。同時為了招攬顧客,這些“私人影院”都在片子內容上做文章,盡量選擇新、奇、色等影片來吸引眼球。

治安消防隱患重重

藏身於小區的“私人影院”究竟屬於什麼性質呢?這對監管部門來說很難定性。

黃浦區文化執法大隊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些“私人影院”藏身居民住宅,雖然是“居改非”,卻不完全符合“公共場所”的定義,很難納入“公共場所”管轄體系,特別是消防部門,隻有宣傳建議的權力,沒有審驗、檢查和處罰的權力。

小區物業管理部門對這些藏身居民樓的“私人影院”也頗感無奈。“我們明知他們在做生意,但上門檢查時,他們就一口咬定是接待朋友,不收錢。另外,他們沒有侵佔公共空間,遇到鄰居投訴他們就誠懇道歉,直接和解,反正物業管理也是難度重重。”某小區物業負責人說。

某“私人影院”經營者趙先生告訴記者,之所以選擇在居民區開設“私人影院”,一是租金便宜,二是可以避開絕大部分檢查。

然而這一切卻給“私人影院”的治安和消防帶來巨大隱患。

在一家位於郊區某小區的“學生休閑影吧”,記者沒有登記身份証,就順利進了包廂。

記者看到,這裡狹窄的通道隻能容納兩人側身而過,10平方米的房間內,沙發床、門帘、投影儀擠作一堆,各種連接線扭作一團。記者找了一圈沒有發現任何滅火器,過道盡頭的安全出口也被雜物堆滿。

“這裡的消防設施沒有到位很不安全,你知道嗎?”記者出門時碰到剛剛看完電影的大學生李某。

“應該不會出事吧。”他告訴記者,一年多的時間裡已經來過這裡十多次了,從來沒發生過火災。雖然知道這家店沒有消防設施,但認為環境還是比較舒適的,關鍵是價格便宜。

見記者走出房間,老板遞了根煙。

“這裡抽煙不安全吧?”記者覺得有些為難。

“沒事,抽一根吧。”老板說。

上一篇:这一传统友谊是两国老一辈领导人亲手缔造的
下一篇:最后一页